快喵短视频红包版

() 小妖跌跌撞撞的跑出院子。

“你等等!”

余苏从后面追上她。

小妖身体发抖,眼底满是惊惧:“还……还想怎样?你们后悔了?”

余苏拉着她,塞了个小袋子在她手里:“大佬让我给你的,你自己找安的地方吸收吧,内丹很快就会重新凝聚出来的,大佬要你内丹肯定有用,她是个好妖怪。”

余苏说完就回了院子。

小妖摸着袋子里的东西……内丹?

还不止一颗?

有些茫然的看向那座四合院。

初筝将内丹给寻隐,寻隐倒有些意外。

拇指大小的内丹,圆润有光泽,在寻隐白皙的指尖滚动,光芒穿过,宛若透明。

寻隐缓慢的握住:“看来你还是在乎我多一点。”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初筝:“……”

好人卡什么毛病?

“没什么事了吧?”

寻隐斜躺到美人榻上,繁复华丽的衣裳将他衬得惊艳绝色,宛如走错时空的美人。

“你不问问我,要这个做什么吗?”寻隐尾音故意拖长,墨瞳深处藏着恶意,犹如一个等着猎物踏进自己陷阱的猎人。

“你想要的,我自然会给你弄来。”

初筝感觉到对面的人,似乎被定格下来。

空气里静得针落可闻。

不知道过了多久,寻隐的声音响起:“那我要离开这里,你怎么不答应我呢?”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

我踏马放了你,你不就跑了吗?能一样吗?!

“没什么事,我走了。”初筝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没得讨论。

寻隐这次倒很好说话的样子,点了下头:“小妖你可以常来看看我,我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的。”

“哦。”

而另一边丢失妖的李小鱼,气得砸了不少东西。

李严谨慎的劝:“大小姐,您身体还没好,别动怒……”

“好不容易找到那么一只梦妖,竟然被人弄走了,啊?”李小鱼抓着东西往李严身上砸:“你怎么办事的?”

李严不敢躲,被尖锐的摆件砸到额头,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流淌。

“对不起大小姐。”

李严也没想到,都到他们的地盘上,妖还会被截走。

“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接二连三的事,让李小鱼情绪有些失控。

李严不知道。

他们的人消失了。

现场只留下一辆车,监控里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就好像是,那辆车开到那里。

然后车里的人,凭空消失一般。

“大小姐,我们还要执行之前的计划吗?”

“……怎么执行?”李小鱼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我那个妹妹那么好对付?”

李小鱼觉得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李家二小姐。

当然就算不是,李小鱼也要铲除她。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她怎么知道怎么办。

初筝发现最近外面总有人鬼鬼祟祟。

之前偶尔还能瞧见一两只妖,现在附近干净得像是被人清理过一般。

外面这群人不是别人。

正是找老鲁的猎妖师联盟的人。

春夏街都是这样的四合院,找起来很麻烦。

而且他们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初筝避免和他们起正面冲突。

上?

上什么上。

联盟那么多人,打得赢吗?

她打完一波还有一波,麻烦不麻烦。

上次那群人是闯进来了,这次还没发现她,当然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藏好自己的好人卡.jpg

这群人鬼鬼祟祟的搜寻几天,没有找到异常之处后,便散了。

李小鱼估计忙着竞选的事,也没时间找初筝麻烦。

王者号不知道在憋什么坏,初筝已经好几天都没接到任务。

就连后面的好人卡都安安静静。

这小日子过得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但是……

不知道从哪天晚上起,初筝梦里总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月光照着窗柩。

床上的人倏地睁开眼,蹭的一下坐起来。

初筝拉扯下衣服,身上有些燥热。

脑海里不断浮现梦里的画面,清晰又真实,好像真的经历过一般。

初筝坐了会儿,躺回去。

静下心入睡。

可是只要她睡着,梦里就会出现寻隐,与她纠缠暧昧的画面。

一天如此。

两天如此。

三天如此……

初筝觉得自己没那么无聊,整天想这些事。

所以……

她往墙的那边看去。

后面就是寻隐住的祠堂。

“大佬你在看什么?”余苏见初筝走神,小心的问一句:“我跟您说话呢,您听见了吗?”

“什么?”初筝回神。

“就……就之前你让我打听的事啊。”余苏回答:“我听说最近李家要在山水庄园举办宴会,是李家当家的寿辰。”

初筝让他盯着李家那边,有什么消息给她汇报。

余苏就很尽职的盯着李家,这一有消息就过来汇报了。

“嗯。”初筝应一声,她垂下头,问余苏:“上次那只妖,是什么妖?”

上次?

余苏脑中闪过一道影子。

“梦、梦妖吧……她是这么说的,不过我没见过这种妖。”余苏表示自己见识短,这个世界上的妖,品种太多。

“诶,大佬你干什么去啊!!”

寻隐躺在摇椅上,双眸轻阖,摇椅吱呀的轻摇,时光仿佛在他身上停驻。

砰!

寻隐睁开眼,瞧着从门外进来的金发小姑娘。

唇角忍不住上扬,墨瞳里的恶意流转。

“小妖,你好生没有礼貌,这是第几次闯进来了?”

初筝大步走过去,撑住摇椅的椅背。

摇椅的吱呀声消失。

初筝弯腰与寻隐对视:“你对我做了什么?”

面如冠玉的美貌男子眉峰轻扬,墨瞳中红光微闪,如黑夜里的一点亮光,衬得他越发俊美。

“梦里的画面不好吗?”寻隐声音含笑,他微微起身,靠在初筝耳边低语:“与我缠绵,不是你想要的吗?”

初筝一把将他按回去。

寻隐双手一摊,变现出自己很是无辜的样子,可是他眉梢眼角的笑,都带着侵略性的恶意。

“我就在这里。”他道:“触手可及,小妖,解开这个,你就能和我……”

他微微扬眉,给了初筝一个自行领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