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不用充钱的看黄神器

“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的至亲!”

苏不夜握紧了拳头,一字一句道。

砰砰砰!

一拳之后,又是一拳。

一拳连着一拳!

拳拳是血。

到最后,苏御的面容,被揍得一片血肉模糊。

五官!

再也不见五官!

苏洮大惊失色。

萧定等人,也都露出浓浓的无法置信。

而那些宾客们,看到这一幕,全都惊呆了。

古典的魅力

这……这怎么可能?

苏御作为丹境武者,且还是族内份量极重的话事人,结果却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吊打!

最关键的是,这少年仅仅只有开脉境的修为啊!

“浮屠金炎!”

“这是灵火榜上排行第三的‘浮屠金炎’!”

“这个少年,仅凭着开脉境的实力,便掌控了‘浮屠金炎’,了不起啊!”

萧定心头轰鸣,看着苏不夜,隐约间,仿佛看到一颗光芒闪耀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够了!”

苏洮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

要是再这么下去,苏御很有可能要被苏不夜给活活打死。

不过,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苏辰的声音,淡淡传了过来。

“什么时候,苏家轮得到发号施令了?”

苏辰轻描淡写的看了苏洮一眼。

正是这简简单单的一眼,便是让苏洮感受到死亡的味道,浑身僵硬,寒气窜上脊梁骨。

“我……”

苏洮正要解释的时候,轰隆一声,一道人影,直接冲了过来。

“老东西,刚才也是叫嚣得够欢啊!”

苏不夜自然看出来苏辰的意思,果断出手。

一记重勾拳,向着苏洮脑门上面砸去。

“小兔崽子,敢!”

苏洮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脸色大怒,立刻反击。

但让他感到惊恐至极的一幕出现了。

“我……我的灵气……”

苏洮拼命施展功法,想要催动丹田内的金丹灵气,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这些灵气,都是纹丝不动。

“果然,苏前辈在帮我!”

苏不夜目光一亮,迅速临近,一记火拳,狠狠砸在苏洮脑袋上面。

“啊……”

一声凄厉惨叫,回荡开来。

苏洮的结局,比起苏御好不到哪里去。

从头到尾,都是被苏不夜各种狂轰滥揍。

即便是他们拥有金丹之力护体,但最后,还是被打得千疮百孔,跟一个废人没什么两样。

苏不夜终究还是念了旧情,没有当众把这二人击杀。

而苏辰,站在那里,从始至终,都是一脸温和,仿佛那被打的,根本不是什么苏家长老,只是两只蝼蚁罢了。

“爹……”

苏慧吓得泪水满面,抱着地上浑身是血的苏洮,颤声道。

而苏御的家人,也是匆匆赶来。

“家主,就是这么看着我家男人被活活打成这个样子的吗?”

人群中,冲出一个悍妇,大吼道。

这悍妇正是‘苏御’的婆娘。

苏辰还未说话,砰的一声,苏不夜直接冲了过去,一巴掌直接善在悍妇脸上。

啪!

全场,一片静寂。

只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声,回荡开来。

“我苏不夜从不打女人,但是,对于任何敢质疑,甚至是挑衅家主的人,我都不会把她当作女人,只会视作死人!”

苏不夜目光冷冽,扫了四周一圈,所有闹事长老的家人,全都浑身一颤,不敢说话。

“……”

苏御家的婆娘,吓得浑身一颤。

这几年颐指气使的生活,让她迷失了自我。

总以为。

天上地下,唯他们家最大。

“再不滚下去,那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

苏不夜脸上露出森冷的杀机。

轰!

大开杀戒!

这话一出,吓得无数族人心惊肉跳。

“该死……”

那个悍妇心头一阵怒骂,不过,碍于苏辰的面子,她不敢再造次,打算把苏御带回去疗伤。

可就在这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传了开来。

“慢着!”

苏辰借着苏不夜的手,收拾了这几人后,事情也差不多了,所以站了出来。

“我接到举报,苏御、苏洮、苏户……这些人,在族内战死的亲人抚恤金上面动了手脚。”

这话一出,他们这三家的族人,包括那个悍妇,全都神色大变。

甚至,有几人第一时间就想喊冤枉。

只可惜苏辰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我将彻查此事,如若属实,从严惩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苏辰目光冷冷落在苏御几人身上。

“我苏家矿山很多,但是,挖矿的工人的却很少,希望们能好好为家族发挥贡献,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

这话一出,其实基本上就是确定了这几人的前途。

前往矿山!

充当挖矿工人!

“是!”

人群中,传出一道哆哆嗦嗦的声音。

那是剩下几个没挨揍的长老。

这几人,也算是运气好,没有被苏不夜盯上。

而苏辰呢?

则是懒得跟这几人计较。

要不然,他一出手,这几个家伙得一命呜呼。

虽然这几年,他们都挺混账的,干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在苏家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他们也算是有过贡献的。

这也是苏辰留他们一命的原因。

众人都以为这事情,也差不多该落下帷幕了。

但没想到,苏辰并没有就此罢休。

惩罚这几个闹事的长老,则是‘开胃菜’罢了。

接下来,那才是重中之重。

“今天,我回来的时候,在镇上大街,亲眼目睹了我苏家子弟是如何的仗势欺人。”

此话一出,苏慧心头狂跳,面色大变。

还有萧定一旁的萧阳,也是瑟瑟发抖。

“我不知道,苏家是什么时候,有了‘仗势欺人’这么一股歪风邪气!”

“我很讨厌这样的风气!”

“所以,必须要遏制!”

苏辰声音掷地有力,如同擂鼓之鸣,恐怖至极。

所有族人,全都一片瑟瑟发抖。

“我这里收到很多投诉,我念到名字的,一个个站出来,如果要是们觉得冤枉了,大可以当众跟我对峙!”

苏辰冷眉一扫,吓得很多人脑袋发懵。

“苏慧、苏天群、苏岸、苏龙游……”

院子外。

一个个年轻小辈,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说吧,有没有人觉得自己是被我冤枉的?”

……

Tagged
Back To Top